字体
关灯

第1章 该死的丹阳长公主
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1章 该死的丹阳长公主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这满街的白幡是做什么?嗬,官老爷都系白腰带?”

    “你是几日没出门了,连这都不知道?护国长公主薨了啊!举国齐丧呢!”

    “护国长公主?你是说丹阳公主?她死了不是好事吗?该敲锣打鼓庆贺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这话被官差听见,可要抓你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茶肆里的人三三两两一桌,看着外头漫天的纸钱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要说这丹阳公主,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虫,举朝上下闻风丧胆的大祸害。分明是个女儿家,却不顾廉耻在府里养了几十个面首,勾搭朝臣、调戏权贵、玩弄权术、陷害忠良!

    其所到之处,尸横遍野、民不聊生。其恶行斑斑,罪状之多、罄竹难书!

    如果说要给丹阳公主写个传记,那朝中定然会有很多官员跳出来加笔,斟字酌句地用最刻薄的话将这位公主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让她永世不得超生!

    不过善恶有报,这位嚣张多年的长公主,终于在大兴八年,因为“谋杀重臣”被囚飞云宫,更是在新皇亲政的这一天,“病”死在了自己的府邸,七窍流血,死状极惨。

    官府像模像样地发丧,百姓们却是暗自觉得痛快。

    恶有恶报啊!死得好!

    一片痛快叫好声中,雪白的纸钱纷纷洒洒地落下来,有的被风一卷,在空中打了个转儿,飞到了官道旁边的一所官邸门前,翻飞之间,飘过朱漆的牌匾。

    白府。

    府里西院的厢房里,有人翻了个身,手不经意扫落了床边放着的药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李怀玉猛然惊醒,心跳如擂鼓,睁眼就出了一身冷汗。撑着身子坐起来,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喘息,睫毛也颤抖得厉害,半晌才六神归位。

    这是哪儿?

    简陋的厢房,各处摆设都陈旧而廉价,光从斑驳的雕花窗外透进来,照出空气里四落的灰尘,像雾一样朦胧。

    皱眉盯着那些灰尘看了一会儿,怀玉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有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跨进门来,一看见她就喜道:“小姐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小姐?李怀玉皱眉看向她,心想这是哪儿来的不懂事的宫女啊?自己打生下来就被称“殿下”,何时被人称过“小姐”?

    “您这次可吓坏奴婢了,奴婢差点以为您断气了!”丫鬟自顾自地嘀咕,满怀叹息。

    断气?难不成她现在没断气?怀玉愣了愣,深吸一口气——

    还真没断气!

    她……没死?

    一阵激颤从心尖传到四肢百骸,李怀玉激动得爬了起来,跳下床扑到了窗台,一把将那木窗给推开。

    阳光璀璨,从她的指间照下来,落在她脸上,暖洋洋的。外头几丛野花开得正好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