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从军卫边疆,此身只为报国门。壮年生入玉门关,铁血戍边人未还。 孤军守城五十载,龟兹满城尽白发。老兵不死陌刀在,长枪独守大唐魂。 白发孤城,龟兹还在,安西还在,安西军的最后一个信使,在路上!
最新9章